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文字吧 » 优美文字 » 正文

迷月

想来,我活在世界上也无非是看透些真假,遇见些人渣,年轻时,逢场作戏,酒肉寻欢,到老时,不悲,不憾,不念,不厌。 如今城里满涨秋色,黄叶压枝的刺槐,哗哗疯痴的杨树,雨后沤臭的老草,无不催我早早归至原乡。这哪里像个秋?那些年,我年幼,知天,知地,人事不知的时候,秋天站在北方的屋角树根日日狰狞,秋风在河边同赤岩草露夜夜争吵,还有,烤蚂蚱,碳红薯,野酸枣,涩柿子,大玉米,偷花生,野雏菊,皂角虫........ 人内心的贫乏最终会导致装逼,瞧我,年少无知时怀揣梦想,年过几十后怀念故乡。 九月: 谁的牛逼吹的比我还响?呵,我已经没力气走到谁的面前,撒泡尿活点稀泥把自己糊成一座高山,耸气压众生。我只能拉达着哭丧的眼皮,瞥一眼世事无常,人散茶凉。哪有不软的硬汉,不凉的海岸? 有几个女人,真想摘下她们田埂上唯一的麦花,扔进蛆坑的书渣,忪醒一下为一切所动的耻牙。 迷月: 星期一的街上,凉风参着艳阳,热烈下鸡皮四起。 那个傻逼的东墙还在砌,何年何月前他就站在那里,如今依然。而我的石榴汁满满一杯,足够饮到天地茫茫,人事苍苍。

反馈 返回顶部

欢迎提交您的建议:

  • *姓名:
  • *邮箱:
  • *信息:
  • *输入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