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文字吧 » 唯美文字 » 正文

桔梗花下,我的嫁衣

桔梗花下,我的嫁衣-文字吧
~~文/靖子花木
<一>
明天就是我的婚礼了。
礼堂布置的很漂亮。
里里外外都是用蓝紫色的桔梗花缀饰的。那样纯净的颜色着实美的让人感觉梦幻的不真实。
只是。桔梗花很少出现在谁的婚礼上吧?
但是。用桔梗花来布置礼堂是言特别要求的。
他,应该很喜欢桔梗吧!
临近下午五点的时候,言急匆匆的跑来我家,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“明天我会一直在礼堂等你……。”,然后交给我一个精致的盒子便又急匆匆的离开了。言这是怎么了?我暗自在心里嘀咕。
看着他放在我手心的那个精致的盒子,居然是木制的呢!不过看上面雕刻的图案都已经变得模棱,大概是珍藏着许多年了。看它一尘不染的样子,这一定是言非常珍惜的东西吧。我轻轻的把它打开,里面是一本老旧的日记本,纸页微微泛黄。里面还有一张相片。言和一个女孩的合影。女孩的嘴角微微弯起,她的笑容纯美的像桔梗花一般,透着清幽淡雅的味道。她是谁?无意间看到背面那清晰的字迹,“木言和桔梗”。
很漂亮的字体,很熟悉的字迹。那是言的笔迹。
<二>
(XX年X月X日 晴
……桔梗这丫头好像真的特别喜欢吃蓝梅口味的冰淇淋。每一次,都是自己的吃完了,又要耍赖的要吃掉我的那支。其实,我并不喜欢吃冰淇淋,但是每次我也会为自己买一支和她一样的,因为看她绞尽脑汁的想要抢走我手上冰淇淋的样子,会让我有一种满足的幸福感。……
XX年X月X日 晴
……
……
XX年X月X日 阴
……桔梗的感冒好像又严重了,肯定又是这丫头没有按时吃药的结果,她总是这样冒冒失失的让我担心。我狠心禁止了这段时间她吃蓝梅冰淇淋的权力,她好像真的很气愤,居然整整两个钟头没有和我说一句话。……
XX年X月X日 晴
……
……
XX年X月X日 晴
……桔梗是不是真的很喜欢今天晚上的烟花呢?她居然像个孩子一般趴在我的怀里哭了个没完没了,最后,还很一本正经的对我说,“以后准备这样浪漫的礼物,要提前告诉我,我要带相机把它拍下来!……
XX年X月X日 多云
……
……
XX年X月X日雨
……
........
XX年X月X日 少云
……
....…
XX年X月X日 晴
………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见到桔梗,好想她……
………
XX年X月X日 雨
……我的身体好像越来越糟糕了,没有合适的心脏来做手术的话,我会死吧?但是,好想再多些时间能够陪在桔梗的身边……)
日记里的每一页,每一页。记的都是言和桔梗的故事。
每一页,每一页。都会有桔梗的名字。
桔梗。
是相片上那个女孩的名字吧。
记得,第一次和言约会的时候,难怪我问他怎么会知道我喜欢蓝梅口味的冰淇淋,他会回答我说,“原来你也喜欢”。
<三>
那个叫做桔梗的女孩是言的恋人。
他们应该是很相爱很相爱的一对恋人。
木言的心脏一直不是很好。那一年,他收到医院的病危通知,说是再没有合适的心脏做移植手术的话,他的生命只能维持三个月。这对于言来说,时间太短了,每天都在医院不断的做化疗,然后会昏睡,他哪里还有时间留给桔梗呢?爱上一个人,就是应该努力的让她幸福吧。虽然每一天,桔梗都会在他的身边陪着他,但是,木言的脾气似乎越发变得焦躁。总是动不动就冲着桔梗大发脾气,甚至有一次还把她推倒在医院的草丛里,小石子割破了她的膝盖,不断的有红色的血从伤口里流出来,木言只是抿着唇,一句话没有说便头也不回的走开了。
“孩子,委屈你了!”木言的母亲含着泪把桔梗扶起来。桔梗脸上依旧是盈盈的笑意,“没关系的,阿姨,言他是故意这么做的,他以为这样把我推开是为我好,但是我是不会离开他的。”她脸上的笑容如那盛开的桔梗花般坚盈,淡淡的梨涡把夕阳的余辉都映得更红了。
<四>
一段日子下来,木言的脾气似乎平静了许多,至少不会总是乱发脾气。
这一天,桔梗和木言的母亲在聊天的时候,无意间提及木言失散的妹妹的事情。
“你不知道,言儿他有多疼云儿,我这个做母亲的都觉得输给了这个做哥哥的。”
“那就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找到云儿吗?我想,如果言看到云儿一定会很开心的!”
“唉,失散了这么多年,哪有那么容易找到,云儿的肩膀上倒是有一个月牙形状的胎记,可是,仅凭这个,又怎么可能找的回来呢?”木言母亲的话让桔梗怔了怔。
肩膀上的月牙胎记吗?
她的身上就有一个这样的胎记。
上天真的会如此愚弄她吗?
整整一天。桔梗都一直心绪不宁。脸色一直泛白。
<五>
医院的走廊上似乎显得格外的寂静。
桔梗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。
手里一直拿着她偷偷用木言母亲的头发做的DNA的检测报告。
迟迟的却一直没有打开。
可是不管这个决定有多难,她还是要做出选择的。
...... ...... ......
...... ..... ......
那张检测报告上清楚的写着,“两人具有直系的血缘关系”。
<六.>
桔梗的脸色一天比一天 苍白,一天比一天憔悴。
甚至有一段时间,她从未踏足医院。
似乎秋天已经到来了,在一片一片飘零下的树叶前。她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医院,出现在木言的面前。
“言,我这段时间不在,你有没有好好听医师的话,有没有好好吃饭啊?”桔梗笑的同从前一样美好。那笑容里透着桔梗花的清幽 淡雅的味道。
“你....”言有些讶异的看着她。总觉得今天的桔梗有些不一样。
“不管你是谁,不管你会怎么样,我还是无法 让自己不爱你。答应我,即使我不在你的身边,你也要有快乐的笑容哦!”她的面容上依旧是灿明的笑意,仿佛阳光都晃了眼。
夕阳余晖下的那个拥抱,单薄的好似泡沫。
<七>
找到了同言相匹配的脏源。
这种即使在直系亲属上都很难找到相匹配的脏源,却意外的找到了。
找到了,是不是就证明言可以活下来?
只是。医院拒绝做这次的心脏移植手术。
因为那合适的心脏是桔梗的。
“刘医师,我求求你,把我的心脏换给他吧,言他已经没有过多的时间了。”言的主治医师的办公室里,桔梗苦苦的哀求。
“只有生前 签署过捐赠器官的协议书的人,我们才会做相关的移植手术,你的这种要求根本就是无理取闹,怎么可以做拿一个健康人的心脏去做移植手术呢?”刘医师愤怒的吼道。
桔梗慢慢的走在医院的草坪上,她只是想让他活下去,即使用自己的命去换他的。她承认自己是一个胆小鬼,因为没有了言,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活下去。事实上,她已经失去他了,在她打开那份DNA检测报告的时候。她在逃避,用死亡来逃避。因为她知道,言会比她勇敢,会用她的心好好的活下去。
桔梗偷偷的去了言的病房,透过虚掩的门,她看到了安静的睡着的言。或许,这是她最后一次来看他了。
......
......
医院的抢救室里,医生对着那个面色惨白的女孩做着各种急救措施。
几个小时前,有个女孩在医院割腕自杀了。
她就那么安详的躺在急救室里,惨白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,好似此刻在做着什么美梦般。
不知过了多久,医生们面色凝重,他们已经很努力了,只是还是无法挽回这个女孩的生命。
“我希望你带着我的心,可以好好活下去”,这是这个女孩生前在自愿捐赠心脏的协议书上写下的一句话。
桔梗。是这个女孩的名字。她是一个美的好似桔梗花的女孩。
......
.......
言的心脏移植手术做的很顺利。
<八>
我整整一个晚上没睡看完了那本日记。颊边湿答答的还粘着泪花。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感觉是什么。
时钟上的指针已经指向了“五”,今天 啊,我是言的新娘。再有几个小时我就要成为他的妻子了。
......
.......
好友小渔是我今天的伴娘,她来的特别的早,一直忙着帮我穿嫁衣,打扮,整理头发。
“好美哦!”小渔一直盯着穿着嫁衣的我重复着这句话。
我微微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,真的好美,美的好似一朵桔梗花。
“咦?这是谁啊?这相片中的女孩倒是和你有七八分的神似呢!”
我转身看向小渔手里的那张相片,呆呆的凝视了几秒,倒真是有些相像。
她穿上这身嫁衣一定比我美的多吧,这个叫做桔梗的女孩。
“她是言的妹妹,叫桔梗。”我轻轻的对小渔微笑,感觉鼻息间有一股桔梗的花香,那种清幽淡雅的味道。
那是桔梗在对我微笑吗?

反馈 返回顶部

欢迎提交您的建议:

  • *姓名:
  • *邮箱:
  • *信息:
  • *输入验证码: